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財經 > 高層

李揚:地方債規模逼近20萬億 區縣級債務風險加大

2013-12-25 12:09:24 來源: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:周瀟 作者:
摘要:21世紀經濟報道 12月23日,中國社科院發布《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13》,據測算,截止到2012年底,我國政府債務總額為27.7萬億,占GDP比重為53%;其中,地方政府債務規模達到19.94萬億。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、學部委員李揚指出

12月23日,中國社科院發布《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13》,據測算,截止到2012年底,我國政府債務總額為27.7萬億,占GDP比重為53%;其中,地方政府債務規模達到19.94萬億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 12月23日,中國社科院發布《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13》,據測算,截止到2012年底,我國政府債務總額為27.7萬億,占比重為53%;其中,地方政府債務規模達到19.94萬億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、學部委員李揚指出,國家資產負債表近期的風險點,主要在房地產信貸、地方債務,以及銀行不良貸款等項目;中長期風險則集中在對外資產、企業債務,以及社保欠賬等項目。

針對地方債這個風險點,有專家建議,應制定短期危機管理預案;中期來看,則需協調財政和兩部門,出臺綜合方案。還有業內專家提到,新增債務要注意代價均衡,將項目成本公平地加諸不同代際的受益人身上。

債務風險有所加大

相比單純討論債務規模,在資產負債表的背景下,來評判債務風險,顯然是一種進步。近日,中國社科院給出了一套國家資產負債表。

報告顯示,2007-2011年,國家總資產從284.7萬億元增加到546.5萬億元;總負債從118.9萬億元增加到242萬億元;凈資產則從165.8萬億元增加到304.5萬億元。這三個指標在5年內,幾乎都翻了一番。

李揚表示,國家整體的資產負債率,即總負債與總資產之比,總體呈上升趨勢。這表明國家對債務融資的依賴有所上升,債務風險也有所加大。

國家整體資產負債率,是包括住戶、非金融機構、金融機構和政府四大部門。大家關心的公共部門,其負債情況如何呢?

李揚介紹,我國主權部門(即包括各級政府、行政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等)的資產大于負債,凈資產額為正,表明在相當長時期內,中國發生主權債務危機的可能性較低。

據測算,到2012年底,政府部門債務總額27.7萬億元,占GDP的比重為53%;其中地方政府債務達到19.94萬億。

2010年審計署針對省、市、縣三級政府的債務審計結果顯示,地方政府(不包括鄉鎮政府)債務規模為10.7萬億。兩年時間內,債務規模幾近翻番,地方債務增長的速度不可謂不快。

將銀行平臺貸、城投債、信托、BT代建等渠道加總,推算出地方債逼近20萬億,這是一個相對典型的結論。審計署今年持續兩個月,試圖對全國債務進行摸底,但至今未有官方數據公布。

有人推測,遲遲不公開數據,是因為數據太過驚人。有地方財政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有些區縣債務膨脹很快,如果要求公開債務審計數據,恐怕會引發其他麻煩。

報告還指出,從地方政府的級次來看,省一級的債務風險相對較小,地市和縣一級風險較大,特別是區縣一級的債務風險逐步擴大。從地區看,總的判斷是中西部地區的債務風險要大于東部地區。特別是西部地區債務風險比較集中,有些地方負債與其還本付息能力嚴重錯位。

支招地方債

中央政府債務規模,約7.8萬億,每年都會在全國預算報告中公布。地方債,則是一本糊涂賬。

近日,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公布了一項調查結果:44.79%的經濟學家認為2014年我國地方債余額不會大幅增長;28.12%的經濟學家認為2014年地方債風險可控,不足為慮。這表明,大多數人對于我國債務控制的前景,表示樂觀。

但局部風險仍是存在的。李揚表示,國家資產負債表近期的風險點,主要在房地產信貸、地方債務,以及銀行不良貸款等項目。

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部副部長魏加寧,在北京大學“朗潤·格政”論壇上表示,對于地方債,一個基本的判斷是,規模可控,但潛在風險巨大。

怎么應對呢?魏加寧表示,對于個別地方,要出臺預案,防止個別金融機構發生危機。地方政府債務中,資金多來自于銀行等金融機構,使得財政和金融風險交叉感染。中期而言,需要兼顧財政部門和銀行部門,出臺綜合應對方案。

對于一些平臺貸款,一些政府的或有債務,財政部門若站在財政角度,甩開包袱,認為債務應當由債權人自己承擔。但金融機構作為政府主要的債權人,財政若不負擔,風險則較大地落在自己身上。

魏加寧表示,債務風險應對中,應該刨除部門利益。不應該在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中,二選一,應該綜合解決。

財政部外國財政研究室主任呂旺實表示,債務管理要利用行政和市場兩個手段。行政手段,利用官員對上負責,用績效指標,如進行債務審計、落實債務責任制,引導地方官員的行為。市場手段,則是放開地方債,讓市場投票。

對于地方債的發行,呂旺實認為要分開存量債和新債。對于新債,要做到代際均衡。地方應該有債務精算報告,投資項目可以使用多少年,這些成本怎么分攤到受益人身上;未來是通過財政收入還款,還是通過項目產生的收益還款,分多少年還款,怎么還款,這些都應該公開出來,交由市場來決策。

多位業內專家表示,單一制國家,各級政府互相依賴,機制難以理清。要想根治地方債的問題,需要解決地方官員對當地民眾負責的機制,需要放開地方自治,讓地方政府對自身行為負完全責任。(編輯馬娟)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河南福彩网 天镇县 | 利辛县 | 孟津县 | 冕宁县 | 威远县 | 洛扎县 | 茶陵县 | 宝兴县 | 玉山县 | 宣化县 | 会泽县 | 大兴区 | 温宿县 | 乳山市 | 唐山市 | 安国市 | 浦江县 | 正安县 | 都兰县 | 定安县 | 姜堰市 | 龙川县 | 泽普县 | 高要市 | 白银市 | 汶川县 | 高淳县 | 东阿县 | 建瓯市 | 多伦县 | 琼海市 | 柳林县 | 阿坝县 | 镇远县 | 临夏市 | 修文县 | 陆丰市 | 吴川市 | 冷水江市 | 泉州市 | 理塘县 | 绥宁县 | 凤台县 | 清水河县 | 西华县 | 静乐县 | 类乌齐县 | 岗巴县 | 灵璧县 | 北碚区 | 石嘴山市 | 柳州市 | 葫芦岛市 | 扬州市 | 阳城县 | 松桃 | 连云港市 | 沐川县 | 双鸭山市 | 中方县 | 东海县 | 玉屏 | 永昌县 | 卢氏县 | 定西市 | 邹平县 | 惠州市 | 渭南市 | 曲阳县 | 松原市 | 郓城县 | 哈尔滨市 | 定襄县 | 新巴尔虎右旗 | 鄂托克旗 | 峡江县 | 安徽省 | 大田县 | 哈巴河县 | 尚志市 | 邳州市 | 揭东县 | 滁州市 | 泰宁县 | 大冶市 | 林周县 | 哈密市 | 南岸区 | 盐源县 | 阳东县 | 广饶县 | 石楼县 | 南郑县 | 玉林市 | 华蓥市 | 宣武区 | 德令哈市 | 德惠市 | 毕节市 | 日喀则市 | 临洮县 | 松原市 | 淳安县 | 凤城市 | 郎溪县 | 长宁区 | 汾西县 | 民乐县 | 锦屏县 | 自治县 | 清新县 | 巨鹿县 | 红原县 | 砀山县 | 治多县 | 榆社县 | 阳春市 | 阿克苏市 | 闸北区 | 宁德市 | 汶上县 | 两当县 | 施甸县 | 常宁市 | 桃园市 | 永仁县 | 江永县 | 武川县 | 大宁县 | 黄冈市 | 荣成市 | 南岸区 | 蛟河市 | 博白县 | 香港 | 太白县 | 永吉县 | 阳谷县 | 万州区 | 扶沟县 | 荔浦县 | 广东省 | 滕州市 | 涞水县 | 留坝县 | 南丹县 | 万源市 | 东城区 | 浦北县 | 莆田市 | 波密县 | 徐汇区 | 富顺县 | 于田县 | 江源县 | 潜山县 | 南召县 | 沅江市 | 洪洞县 | 延庆县 | 温宿县 | 贵州省 | 湘潭市 | 洪洞县 | 广河县 | 夏邑县 | 秦皇岛市 | 连云港市 | 洪泽县 | 宁蒗 | 永年县 | 利津县 | 乌鲁木齐县 | 安化县 | 登封市 | 宜宾市 | 屏南县 | 厦门市 | 长宁区 | 二连浩特市 | 阿克陶县 | 漾濞 | 渑池县 | 平舆县 | 二连浩特市 | 上饶市 | 朝阳市 | 双柏县 | 五莲县 | 紫阳县 | 台安县 | 松阳县 | 于田县 | 冀州市 | 呼和浩特市 | 包头市 | 大庆市 | 阳曲县 | 黑河市 | 长阳 | 通海县 | 监利县 | 海城市 | 廉江市 | 晋城 | 尉氏县 | 万全县 | 云霄县 | 万宁市 | 宁夏 | 元氏县 | 津市市 | 丰原市 | 赤峰市 | 壶关县 | 高尔夫 | 长岭县 | 大宁县 | 子洲县 | 汝阳县 | 四子王旗 | 花莲县 | 加查县 | 阿拉善左旗 | 博客 | 神农架林区 | 虎林市 | 禹州市 | 玉门市 | 天气 | 临猗县 | 图片 | 积石山 | 金堂县 | 武定县 | 中宁县 | 江津市 | 太和县 | 金平 | 淮北市 | 扬中市 | 万源市 | 佳木斯市 | 宜州市 | 榆树市 | 治县。 | 得荣县 | 璧山县 | 古蔺县 | 衡东县 | 松阳县 |